流年里,我们在一起

づ梦忆流年| 阅读:176 发表时间:2017-12-08 08:38:10 故事小说

        书上说:“当一个人爱上回忆的时候,他就开始变老了。“可我偏偏在这个明媚的日光里开始了一段思念,或者说是对那段逝去岁月的祭奠。只因为那段年华里有着我用心堆砌起来的关于你的回忆。

        我急切的驶过天真无邪的时代,却在哪个迷雾缭绕着的分岔路口丢失了你,你手腕上是不是还系着那根悬着铃铛的红绳?原来,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是喝一杯冰水,然后慢慢把它流成眼泪......

        那时候,巷尾的风是温润的,带着葵花香淡淡飘过,隔壁爷爷家的蜜蜂纷纷绕过孩子们的头顶,绕过河边嬉闹溅起的晶莹水花,朝着大片的葵花园飞去,在花间起起落落。你站在葵花园里,高仰起头,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朝向太阳,仿佛被施了咒语也变成了一株向日葵,你说:”阳光好好,天空蓝蓝。”那时候,我们还小,你的白裙子总是像云彩一样飘过,带来一种橘子味的洗衣粉的味道。有时,你会把裙子扎起一个结,它就变短了好多,露出你烙着一个铜板大小伤疤的左腿。可是你不在乎,你说那是天使的记好,会带来好运。你绝对是我见过的最乐观的女孩,在你面前,我更多的只能是傻笑。你说,每次我一笑你就会闻到阳光干净的味道。我惊诧了,从来没有人这样描述我的笑容。从此,我怯怯的心里多了一点温暖。

        有时,蝉鸣的夜,屋外的那口古井旁,我会和你在那里“捞月亮”,许愿望。因为有人说井里住着一个老神仙,很久很久以前,曾实现过某一个人的一个心愿。我们抓了一大把樱桃放在口袋里,把凉拖鞋并排摆在井边的青石板上,席地而坐,对视大笑,鲜红的樱桃汁顺着齿间流下,我骂你“小妖精”,你则用樱桃核当子弹对我搞袭击。我的白衬衫上,点上了几点梅红。

        “你想要许什么愿望啊?”我满怀好奇,急切的想要知道你心里的小秘密。“嗯——”,你把头伸向井口,趴下身子,郑重大声地说出了那句让我感动许久的话,“我想变成一株向日葵,笑呵呵的向日葵!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太阳,笑眯眯的太阳———笑眯眯的———”井里那个女孩的声音一遍一遍 的传来,像是被封印的小兽......

        井里的我的那个愿望,是在你离开后的第二天,我偷偷许下的。“喂———老神仙———拜托你一定要让她记得我,告诉她,我会快乐,我会做笑眯眯的太阳———笑眯眯的———”,同样的回响,只是身旁已经空荡。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不会再去溪边玩耍,不会再溅起水花,不会再嗅野花香,亦不会再轻易许下愿望。我们都义无反顾的奔向远方,放弃当下,只为了一个遥远而又模糊的未来。也许,我们都还会在某一时间闻到葵花香,在某一时间高昂起脸庞,在某一时间触碰到阳光。不管怎样,不管面对什么,我都会记得笑眯眯的,即使在那故乡,即使身在远方。


*文章为网络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Sinsyth的立场
本文由Sinsyth Online发表并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及本页链接。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