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故事 - 丢失的夏天

李婉琪| 阅读:400 发表时间:2017-11-19 16:43:59 故事小说

                                 1

  

    杨左说她立志要尝尽天下美食就算变成大胖子也在所不惜。

    许洛扬一脸不屑,可惜你还没尝到就已经变成大胖子了。

    然后会是千篇一律的杨左的气急败坏。

    最后结尾时许洛扬长臂一揽坏笑着说没关系再胖我也要。

    17岁那年的夏天,

    他和她在一起。

          

                                 2

    尘土飞扬,大概是杨左回来后的第一印象。

    拥挤的车辆,灰蒙蒙的天空,举着牌子拉客的私家旅馆,不绝于耳的地地道道的方言,满地乌黑的口香糖

印的大广场。杨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恩,真的是回来了。

    大概是一身过于讲究的洋装和硕大的行李的缘故,不少聚集在车站口的导游都热情地拉扯着杨左身后那个

脆弱不堪的小背包,企图向她介绍这个小城镇的各种旅游方案,她只能在东拉西扯里苦笑着试图解释自己是本

地人。终于那些人热情散去,她才有机会充分地呼吸到这里并不那么清新却很怀念的空气。

    伸手整了整贝雷帽,杨左拉着行李箱,迈开步子走向出租车等候处。

    那时候杨左坐在倒数第二排,后桌是许洛扬和无论什么时候眼睛都紧紧盯着黑板绝不转移的班长。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这话的精神是杨左从小就深刻贯彻执行的。总的来说,就是一年四季

只要是上课她都会犯困。凭借着优越的地理位置,每一个午后的第一节课她都可以尽情地享受温暖如被子的阳光

和悦耳如摇篮曲的鸟鸣。当然也有不那么顺风顺水的时候。比如万恶的数学课。

   "杨左你来说一下等式两边都有an的时候通项怎么求。"反光的镜片让人看不清视线所指。

    条件反射地噌的站起来,却搞不清楚状况只能"啊....."的发傻

    许洛阳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瞪着女生的背影。

    老师面无表情的白了她一眼就让他坐下了,但后座的男生似乎仍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下课后,杨坐站起身想出去买水,结果才站到一半就被后座的男生双手按回座位上,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杨左

吓一跳,回头就骂"要死啊你许洛扬谋财害命也买你这么...."看到男生比鸡蛋还大的眼睛声音压吓得小了起来,

"怎,怎么了啊...."

    "亲爱的杨左同学,身为你的后桌,我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提醒你,为了社会的和平与安定,你最好还是呆在座

位上别动。"许洛扬一脸严肃地说。

    "扯什么扯,说主题!"杨左白了他一眼。

    "呃,我是想说,你知道么,你们校服裙子,它浅蓝色的,然后,万一,不小心......"

    "哪那么多废话你很奇怪诶赶紧的"

    "我是说,万一有红色的什么啊之类的,....其实很明显...."表情越来越忍俊不禁。

     刹那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的女生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什么也说不出来。立刻转回身来正襟危坐。动都不敢动

     僵着背僵了有一分钟。后面的男生又要死不活的拍她肩膀。"诶诶我说。你就这么坐着行么?"听声音杨左就

能想象他看好戏的态度和欠扁的表情。但是也没那个勇气往回看。只能装傻着"嗯?啊?什。什么……"

    "我是说啊。"憋着笑的颤音越来越明显。"你不处理一下的话。你的亲戚不会越来越热情吗?"

     杨左满脸通红地对他怒目而视。"你你你"了半天却说不出来话。

     于是男生再也憋不住放声大笑。还边笑边喘地对杨左说"诶。其实我的衣服可以借你一下诶。"

     杨左咬着牙恨恨地说了句谢谢。围上校服。逃似的冲向外面。但某人张狂的笑声始终回荡在走廊里。久久不能

散去。

     从此以后。许洛扬总会笑的一脸浪荡的叫杨左"Mary ""小M"。杨左便会张牙舞爪地扑上去要跟他拼命。原因?敢问兄台有木有听说过一款鸡尾酒它叫Blood Mary 。

     真正的。腥风血雨的,开端。

     只是当时的我们谁也没想过结尾。

                                         3   

    出租车停在了杨左生活了18年的房子前。碧绿的常春藤爬了满眼。杨左打开车门看见门口青丝云鬓的爸爸妈妈。

温暖的目光把泪水逼满了眼眶。

   "爸。妈。我回来了。"她轻轻的说。

   "左左回来啦。"爸爸妈妈脸上清晰可见的纹路也突然在细碎的阳光里熠熠生辉。"左左。来。我们回家。"

    推开自己的小房间的木门。杨左抱起床上孤零零的大熊。坐在床边看着熟悉的一切发呆。

   "左左。那边的箱子里是我和你说过的信。你……"妈妈在厨房一边忙一边喊。

   "知道了!"杨左起身来。打开了角落里的纸箱。指腹划过那些熟悉的字迹。像是找回了这7年尘封的时光。

    就算没有署名。我也知道是你。

    许洛扬。

   "啧啧啧。真没意思。这种题也要讲一节课。"

    身后传来男生手指轻叩桌子的声音。杨左恨恨地握握拳。低头看了眼自己鲜红的试卷。甩了甩头赶紧看向黑板

上老师的板书。企图无视后面哪个烦人的声音。

   "我说。Mary 啊"百无聊赖的男生绕到杨左桌前"你还真是喜欢红色诶。连卷子都不放过。"

    杨左从来就不是憋的住感情的那种人。突如其来的低分已经很打击人了。所以气急败坏地冲着他喊:"许洛扬

你要死么!你以为我是故意不会做的啊!我吃饱了撑得啊!"

   "啊。这样啊。我有健胃消食片。挺好用的。真的。"许洛扬一脸诚恳地说。

   "靠。许洛扬你个无赖!"

    夕阳就在这样的吵闹声里一次又一次的落了下去。教室里明亮的灯照着两个青葱年华的少年。轮廓深刻的男生

微微皱眉认真的对着题目讲解。眉眼清秀的女生在一旁安静的听。时常露出各种迷惑不解或者恍然大悟的表情。

    越来越久的时光。越来越近的温柔。

    他们还是会斗嘴吵架。杨左依旧张牙舞爪。许洛扬依旧满脸坏笑。

    可是杨左学会了半夜偷偷躲在被窝里发短信。学会了偶尔做些可爱的表情。学会了在出门前对着镜子照了又照。

学会了佯装不在意地质问许洛扬昨天和哪个女生一起看了电影。杨左开始期待许洛扬修长的手指的温度。开始期待

他轻挑一边嘴角的痞痞的笑。开始期待他的说说里出现各种有关Mary 的言论。开始期待那个有他的未来。

    有时候许洛扬也会打电话给杨左让她陪他出来看电影。但是大多数时间杨左没那个勇气和妈妈申请许可。所以

只能听许洛扬在那边恨铁不成钢的叹气。自己在电话这边偷偷地笑。

    有人说。谁先爱上谁。谁就输了。

    可是杨左不相信。她坚定地觉得总有一天许洛扬会光明正大地牵起她的手。然后轻轻挑起嘴角。臭屁地说:

"诶。Mary 啊。你看你这么喜欢我。我们在一起算了。"

    杨左骄傲地想。这一次。我赢了。

    期末考完试的那天下午。杨左专门回家换上了新买的衣服和围巾。站在马路边等着那个走路也没个正形的许洛扬。

    说起来虽然也一起吃过饭。看过一场电影。可杨左就固执的认为。这一天才是他们的开始。

   "呀。Mary 。好早啊。"许洛扬从车站跑过来向她伸出双手"啊啊冻死我了。快帮我暖暖手。"

    杨左一下子愣住了。在她的小概念里。冷刮风。围着温暖的围巾向紧握的手呼出白蒙蒙的热气。一直是很亲密很

亲密的情侣才可以做的事情。

    她当然许洛扬这种不拘小节的人不会像她一样考虑这么多。于是在女生的矜持和与他更加亲密的期望下。杨左伸

出了自己的手。边搓边哈着气。然后。暖暖的。覆上了男生冰凉的掌心。羞涩而谨慎的。温暖着彼此。

    她没敢抬头。所以没有看到许洛扬突然就柔软下来的目光。

   "喂。小M。快看头顶上!"耳边突然传来许洛扬的惊呼。赶忙诧异地仰起脖子。

   "什么嘛什么也没……"抱怨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隔断在温暖的。有着颤抖的唇。和突然放大的好看的脸。

   "白痴。这时候应该闭眼"微凉的嗓音划过耳畔。杨左急忙闭上了眼。整个世界的烟火刹那间绽放。

    一场穿越过再漫长的时空都不会退色的。盛世烟花。

                                      4

 

   "诶呀左左你终于回来了。都想死你了。下周四晚上5点聚会不许迟到。全班都等着你回归呢!"七年了。杨左第

一次觉得对话筒对面的声音如此真实。而不是冷冰冰的电磁波。划开距离。

   "嗯。我知道了。一定会去的。"

    杨左放下电话。闭着眼回想她和林冉说自己回来的时候。林冉在视频对话里笑的那么清凉。浅淡的目光里有着略

略的心酸。她说。杨左你真是混蛋。说逃就逃。一逃就是七年。杨沉默。冉冉。我和他。我们彼此彼此。

    想到这里一个电话嚎来了林冉。两人大包小包的在商场血拼了一下午。想当年街边抱着臭豆腐吃的涕泪横流得两

小丫头。如今也学会了坐在柜台前一个又一个试各种瓶瓶罐罐试到手软。果然这么多年的时光足以打磨掉我们当初的

青涩与棱角。   "诶。冉冉。"杨左走着突然停住脚步。低着头不去看花灯初上的城市"他。现在怎么样。"

    林冉愣了愣。扭头迈开步子"自己的事你自己问。不然永远断不清。"

    杨左每次想起她的初吻都会气得跳脚,抓着林冉的肩膀不停地晃:"他竟然叫我看头顶啊看头顶!他让我抬头就算

了他让我看头顶!我是有多矮一定要把脖子仰到底儿他才够得着!啊你说!我是有多矮!"林冉被晃得晕头转向,有

气无力地哀嚎:"姐你有本事晃他去啊关我什么事啊!"然后杨左就卡住了,半晌才讪讪地说,"我够不着……"

    杨左也不是没把这个问题跟许洛扬反应过,可是那位大爷根本不当回事,不是说着"啊是么那我再补偿你一下好了"然后一副饿虎扑食的样子,就是极其不屑地暼着杨左说本来你就那么矮啊,杨左就理直气壮我怎么着也有166好吧,男生就一脸害怕我的天啊那还有20cm你就追上我了啊,杨左就竟无语凝噎了。

    每次和许洛扬吵架她都占不到上风,每次都被他三言两语就激怒,再怎么平心静气,只要他一开口,一切理智全部会不见,坏脾气统统爆发,却怎么也吵不过他。她有时候甚至怀疑许洛扬上辈子是不是服毒死的这辈子嘴这么毒。

    大概,对喜欢的人,任谁都没有办法吧。

    可是杨左就是爱惨了许洛扬这点坏劲。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真是真理啊!杨左每次这样对林冉感叹的时候林冉都会很鄙视地说得了吧你这叫贱。杨左嬉皮笑脸的就扑上去对啊对啊我就是贱要不我怎么这么爱你呢亲爱的,林冉就像赶苍蝇一样的挥手说去去亲完你家许洛扬没洗嘴啊。两个人就一路闹,一路走,一路长发飞扬。

    17岁的许洛扬有一张好看的脸,篮球打得潇洒又漂亮,成绩一直是班里的头几名,笑的时候挑起一边嘴角有那么一点邪气,会和男生讲色色的笑话和女生开玩笑,会在情人节收一大堆巧克力一节英语课解决掉。

    17岁的杨左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爱说爱笑爱和男生小打小闹,城里没那么出色也没那么差劲,会和好哥们勾肩搭背在游戏厅里跳跳舞机,不拘小节看起来大大咧咧,一个人的时候会看电影和小说看到痛苦流涕。

    然后呢。

    17岁的杨左喜欢上了许洛扬。

    然后他们在一起。

    假期学校会有补习,但是由于管理没那么严格,课上经常会三三两两的空着几张桌子。

    3楼上先修的许洛扬给2楼复习的杨左发短信:媳妇儿,陪我翘课吧。

    杨左做乖学生做了17年,虽然成绩没那么理想,偶尔抢下黄灯,也没做过别的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翘课这种事更是想也没想过,但是枯燥的课又听不下去,帅哥又在教室外勾引她,微微斟酌了一下便让同桌帮忙请假,屁颠颠的跑向了嚣张的戴着耳机靠在墙上等她的许洛扬。

    两个人牵着手在夏天燥热拥挤的大街上闲逛,许洛扬不时的对各种黑丝各种美腿进行深刻的点评,杨左在身边狠狠地白他,鄙视地说许洛扬我真不想认识你这个流氓。

    许洛扬就挑着嘴角笑,干嘛Mary别嫉妒嘛,知道你胖不敢露出腿,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我欣赏一下不为过吧。

    杨左咬牙切齿地推开许洛扬,对对我哪比得上啊丰胸细腰的,那你拽着我干嘛啊,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大把大把的等着你呢,去去去找她们去。

    许洛扬一把拉过气得脸蛋红红的杨左,低着头凑在她耳边,呼出的温热气体吹着杨左的耳朵痒痒的。他说,没办法,千金难买爷喜欢。

    杨左觉得她找对人了。

    她从小就想,以后的男朋友,一定要够嚣张够霸道,会坏笑着叫她媳妇儿,也会心疼地喊她丫头,睡觉前没那么多甜言蜜语哄着她,一句"赶紧滚去睡觉不然明天有黑眼圈我才不要你"就让她满脸甜蜜地爬上床,一边骂她路痴一边牢牢地把她牵在身旁。

    林冉说杨左你是不是自虐倾向很严重啊,杨左也不理她自己跟那儿傻笑。

    有时候命运8就是喜欢跟我们开玩笑,让我们找到最想爱的人,刻骨铭心。又让我们在人潮里走散,各自天涯。

                                       5

    杨左蹬着她那双8cm的高跟鞋推开包厢的门的时候,已经迟到了二十多分钟,乱糟糟的包厢里气氛已经渐渐热了起来,不知是谁拿着话筒尖叫一声"杨左!你丫回来了!",大家才齐齐的看向门口。

   "刚回来你就迟到!架子很大啊!""罚酒罚酒!""我的天啊这都打扮成女人了啊!""时间真是把手术刀活生生把一风流倜傥的小少爷变成一美女了啊!""别转移话题迟到了这么久罚酒啊酒呢!"一下子所有的话题又都围绕着杨左炸开了。

    杨左一边头大地应付着百般刁难,一边悄悄地扫视着整个房间,然后看见了歪着脑袋斜靠在沙发上懒懒地看着这边的许洛扬。

    微微上挑的嘴角,一如七年前般不羁,剪了更利落的短发,更加深刻的轮廓和棱角,成熟了很多但依旧英伦范十足的穿衣风格。果然,这里是七年后的,她所不熟悉的,许洛扬。

    眼尖的人立刻发现了两人交汇的目光,回想起那一段嚣张满满的青涩岁月,立刻不怕死地喊了起来"许洛扬你刚刚也来晚了怎么办吧你们俩交杯吧啊!"所有人马上热切得附和起哄。

    杨左脸上依旧是刚刚的表情,没有说话;林冉在一旁的沙发上面无表情地喝着酒,头也没抬;许洛扬还是痞痞的笑,撑住沙发想要起身大大方方地跟杨左说Mary好久不见。

    杨左却突然出声,浅浅的笑。"其实,我这次回来,是想告诉大家,我要结婚了。" 

    开完高考100天倒数动员会校领导说今天可以提前放学的时候,准考生们都有些愣的看着好久没见的下午的天空。

    杨左躲在厕所里抱着电话偷偷的哭,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难过,也想不出一向严厉的妈妈怎么会下定决心做出这样的决定。

    浑浑噩噩地回到教室想要找林冉,却想起来林冉说今天有补习要提前离开,转头看许洛扬的座位,也早没有了人。

    她吸了吸鼻子拿出手机给许洛扬打电话,努力让自己的鼻音没有那么浓重。

      "喂,你在哪呢……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啊,几个哥们儿,说想高考前最后放松一下,准备去吃烧烤,没来得及和你说,没事吧?"

      "哦……这样啊……那你什么时候完,我去找你。"

      "什么事啊媳妇儿,怎么了声音怎么怪怪的?我不知道呢,就在XX路这儿,你来找我也行。"

      "哦没事,我就是……算了有空再说吧,你好好玩,别喝太多了明天还上学呢。"

      "知道了。行,那自己乖点啊。"

    杨左挂掉电话,百无聊赖的在街上走,初夏微热的风潮潮的黏在脸上,紧紧抓着她刚刚流过的眼泪。

    她走得很慢很轻松的样子,时不时抬头看看头顶的那片变来变去的云,在转角的红绿灯边从绿灯等到黄灯,然后突然冲过马路,在隔离带了的长青树上揪一把叶子,一路走一路撒,走到街边亮起昏黄的灯光,她就低下头踩着自己的影子漫无目的地晃,却不知不觉晃来了许洛扬在的那个路口。

    杨左抬起头,想叫许洛扬,却没出声。

    她知道自己果然还是输了。输得彻底。

    她最最亲爱的许洛扬,正闭着他漂亮的眼,长长的睫毛上,还覆着一个女生水蜜桃色的唇。

   "妈,我决定了,我出国。"杨左紧紧地握着手机,小声地说。

    谁也不知道怎么了,最最热闹的杨左突然就变得安静了,嘴边一直都挂着柔软的笑,眼睛也总是浅浅地弯着不再古灵精怪地到处乱看,下课不再叽叽喳喳地吵闹只是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发呆。大家都以为是高考的压力把这么一伶俐的小丫头摧残了。

    只有林冉和许洛扬知道不是。

    林冉知道是因为杨左那天跑到她家痛哭流涕吓跑了家教老师。

    许洛扬知道是因为从那天起杨左就再也没有跟他说过话,无论他再怎么逗,始终是淡淡的表情,和没有焦点的目光。

    杨左还是每天和大家一样上课,一样考试,一样排名,一样挨批。但是她心里很安稳。她知道自己马上就会离开。

    一切汗水和眼泪都在那个天光泯灭的下午戛然而止,高三17班的同学们送走了他们最最纯真的高中时光,所有人兴高采烈地扔掉书包冲向KTV准备通宵。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唱着唱着歌大家就泪流满面,喝着喝着酒就失声痛哭,只有原唱的同桌的你在有些拥挤的包厢里单曲循环,也没有人说想要切掉。

    林冉突然站到桌子上扯过话筒,尖锐刺耳的嗡鸣划破了刚刚所有人的伤感情绪。

   "杨左明天下午3点的飞机从上海飞加拿大,她今天没来是因为她不想和你们哭着说再见。"

    所有人愣愣的呆在原地,没人出声。

   "还有许洛扬,"林冉用手中的啤酒瓶子指向角落里低垂着头一个人喝酒的人,"她说,我们分手。"

    那个人猛地蹿起来,拽过身旁的外套就冲出了房间。

    留一室惊讶的荒凉。

    谁也看不见,那天暴雨倾盆,杨左缩在墙角,抱着自己,哭到失去声音。

    乱糟糟的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惊讶地看着她,也有人转过身去看沙发上那个依旧挑着一边嘴角痞痞地笑的许洛扬。

    还是许洛扬站起身来打破了僵局,"恭喜啊,我们小M也终于长大了,要穿婚纱了。"

杨左微微颔首,"谢谢。记得到时候带你女朋友一起来啊。"

    许洛扬有些发怔,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肯定会的,两个人的话,肯定能把红包都吃回来。" 

    肯定,能把红包都吃回来。

    曾经有一个夏天,一个小小的人影站在他身边双手握拳信誓旦旦,叫嚣着以后无论谁结婚都要一起去,那样才能吃回本。

    当时他从没想过要问,也没想过有一天会问,如果结婚的,是我们中的一个人呢。

    回到家,杨左把那些信件一封一封摊开在床上。 

              --杨左,你个没脑子的笨猪!凭什么说走就走!你有想过我会怎么样么! 

              --杨左啊杨左,你真是个狠心的混蛋。我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到上海,就站在候机厅的正中间看着你,你却头也不回的就过了安检。 

              --我他妈就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了。 

              --你什么也没留给我。没有电话,没有地址,没有任何联系方式。但我想寄到这里,你总会回家的吧。 

              --Mary,你走这么久,我才真正相信你已经离开。 

              --林冉到现在也没怎么搭理过我,我觉得我还真是失败啊。跑了老婆都不知道原因。 

              --操!他祖宗的这什么时候的事!我压根不知道!你是白痴么! 

              --没关系,老婆。我等你回家。 

              --诶媳妇儿,今儿个走马路上有个美女冲我放电诶,还特别主动的管我要了电话。要是你在估计又会气急败坏的踮着脚揪我耳朵了吧。 

              --宿舍里最近偷偷养了只小猫,张牙舞爪的跟你一个样子,现在我们都叫它左左,可是全寝室只有我知道为什么。怎么样你老公有才吧? 

              --诶,今天圣诞节,下雪了呢,你不是最想要这样的圣诞节么?我给你买了一个带猫耳朵的毛绒帽子,特别可爱。你什么时候来拿呢? 

              --两年前的元旦我们一起窝在电影院里过的零点吧。其实那天说你的围巾很二是逗你的,你戴白色很好看。 

              --满街都是放炮的人啊,我也买了好几个大大的礼花弹。你不是最喜欢这样子的感觉么?我去楼顶那么高,你离得再远也应该看得见吧。

              --昨天我拿个你最喜欢的那种焰火棒在那里甩的时候竟然有个小屁孩极其不屑的说我幼稚!开什么国际玩笑!以后我们的小孩儿绝对不能这么不可爱! 

              --我说,过完年就是情人节你知道的吧,大爷我一个人过可是寂寞得很啊。你要是敢在那边随便勾搭老外回来我揍你屁股! 

              --左左昨天生病了,我带它去医院回来的路上看见一个彩灯装饰得特别有feel的广场,它毛茸茸的小脑袋在我怀里蹭啊蹭的,真像是你。 

              --妞儿,给爷笑一个呗。不然爷给你笑?……可是,也都快笑成面瘫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呢? 

              --我说杨左你丫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连老子的信都敢不回!难道你两年没回家么!好吧,我更愿意相信你真的两年没回来。 

              --我觉得我都快成个傻子了,大学这么牛逼的年代哪个爷们儿不是忙着蹦迪泡妹子啊,大爷我还得每天颠不颠的坐这儿写信。 

              --擦,就他妈因为老子没女朋友两年了,昨儿隔壁宿舍一男的跟我表白了!你说怎么办吧杨左你给我负全责! 

              --你他妈想让我等死啊!……算了,等死就等死。

    刘若英的声音淡淡的唱,时间走了,谁还在等呢。

    杨左拼命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憋住呼吸,眼泪还是顺着指缝往下滑,冰凉冰凉的就流进心里。

    对不起了,今天就让我再为他流一次眼泪。

    以后不会再难过了,不管那天水蜜桃色的唇下的他是不是如冉冉说的已经睡着,不管他是不是一个人在我离开的集场里坐了一天一夜,不管他是不是7年来一直围着我织的那条早已经变形的围巾,不管他是不是一直后悔我们在一起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不管那天我看到的他身旁巧笑倩兮的女孩子是不是那个他从小疼爱的表妹,不管他是不是,那个我曾用尽全身的力气来珍惜的,许洛扬。

    有人说永远不要再你的十六七岁爱上什么人,因为那会是你一辈子最爱的人。

    我再没有像爱你一样奋不顾身的去追逐一个人的方向,再也没有如当初般热切的期待一个未来,再也没有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深入骨髓的快乐和温暖,再也没有那个坏笑的嘴角和霸道的亲吻,再也没有站在谁身边随便生气发脾气。

    可是我还是很感激,感谢让我在最美好的年华,遇见你,遇见爱情。

    许洛扬,再见。

    再见,我们的十七岁的夏季。

    请你幸福,一定一定。

   "Mary,来这里。"新郎温润的嗓音远远传来。

     许洛扬一下子僵住了手指,然后挑起嘴角轻笑,举着酒杯向新郎新娘的方向微微颔首,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觉得眼睛笑得弯弯的杨左洁白的婚纱有那么一点刺眼。

     扬起头把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然后便一个人推开了礼厅的大门,迈向了外面那个嘈杂的世界。

     厚重的门缓缓关上,隔断了婚礼热闹的声响,隔断了杨左和许洛扬的十七岁,隔断了一个烈日下轻笑的少年拥着张牙舞爪的小女生,隔断了彼时湛蓝的天空。

     丢失的夏天,再也回不去。

  ========== E N D =========


*文章为网络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Sinsyth的立场
本文由Sinsyth Online发表并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及本页链接。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热门推荐